大约在几个月前,我无意间发现了我腹部肿了起来,霎那间,脑袋一片空白。这种严重的症状有一个名称,俗称肚腩。真是晴天又霹雳,我完全不敢相信身形一直瘦弱的我既然会有肚腩。那一瞬间,世界颠倒,世上一切于我已不重要。但,很快,我就重生了。在短短的几秒之内,我决定要把我的肚腩给拿掉。那一天开始,我开始每天都做sit up和 push up。虽然开始时次数不多,但随着时间一长,次数已达‘惊人’境界。效果虽然不是很惊人,但足以惊吓到自己。看着镜子里的我,我发现我已深深爱上我自己了。

恶梦却也随着来临,因为次数已比刚开始的次数翻滚了好几倍,真的有点吃不消。在过程中要控制得宜,过少就会没效果,过多就会拉伤肌肉。好几次都骂我自己为什么要做酱蠢的事情(因为我的路线是实力派不是偶像派,其实两样都有一点啦),想放弃的念头在我脑中浮现无数次,这种肌肉训练不是开玩笑的痛苦。但是,我坚持了。

坚持不是一间容易的事。坚持是自制能力的一种。坚持是重复着每天做相同的事情,过程是非常的痛苦与折磨。重复的做,持续的做,坚持的做,真的会死人的。所谓坚持的事情不只是动作,还包括思想。例如每天要保持着上进的想法,对于懒惰的人而言是非常痛苦的。而我曾经对一些事情非常坚持,是一种很白痴的坚持。就是不解释的坚持,曾经被人误会了,明明不是我的错,却无缘无故赖在我头上。但我还是坚持不解释,怎样都好,给人骂到头破血流,我都死不解释(其实是想尝试被误会的感觉,有点变态)。我这种白痴的坚持到现在为止我还引以为傲,当然现在的我已学会了解释。而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坚持。

我之所以做这些肌肉训练是为了要把肚腩做掉,但后来想法开始歪了。看着镜子里强而又壮的肌肉曲线的我,慢慢地被吸引住了,接下来完全是为了要维持苦练得来的身材而继续做肌肉训练。但是现在做这些训练是为了要坚持。我要学会坚持中的坚持,对于每一种事情都要坚持,我要掌握坚持。

从我了解我自己开始,我已坚持走正义的路。但我看到我的朋友们慢慢地走上歪路时,我既然没拉着他们,反而被他们歪路的世界吸引着。他们的世界简直是人间仙境,令人流连忘返。朋友们都笑我为什么那么笨,那时的我完全答不出来。他们的世界太精彩了,去过了之后就不想回来这淡然无味的正义路了。正义这条路虽然很圣洁,但比起花花的邪恶世界,正的逊色很多很多。我曾经一度(对不起,是很多度)迷失了,但我已经回来这条正义路了,我会坚持走完这条路,因为我深信着这条路的尽头是光明一片。

但现在对我最重要的坚持是每天保持着爱主的心,而却还是要高热度的爱。这份坚持好难持续,或许现在的我很爱主,但要每天保持着,就十分艰难了。我不能保证十年后的我还会继续爱主,因为我对我的坚持产生怀疑。基督徒这条道路真的是‘恐怖’的漫长,要走到尽头绝对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可是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所以只好对我的主坚信着,坚定着,坚持着......



創作者介紹

小兴兴

白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