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为了写而写的文章,和之前的有感而写略有分别。因为是没主题,没目的,没动机,或许会轻松些吧。所以也不懂要写些什么,心里其实有点不安,有点痛。可是习惯了吧。喂!!!越写越悲伤了,因为是听着歌吧。宥嘉的新歌《想自由》,让我陷入迷幻世界,听得我迷糊了,空气变得沉重了。他的功力又进一步了,爱死他了。令人听到有画面的歌曲,确实是一首好歌。其实身边一些人,很喜欢说自己很懂音乐,说这首歌是什么曲调,说什么要加一点jazz,要唱得更rock一点,什么blue什么什么啦。可是我慢慢觉得他们是用耳朵去听不是用心,是分析歌不是听歌,是听它的旋律而不是感受它了。他们想炫耀自己多厉害,自己多懂。所有的所有都是为自己的虚荣心,不明白啊。我只能说我不懂音乐但我爱音乐。

唉,又在批评人了,我啊,其实跟人一样,都是爱批评人,这种人的天性是改不到的,一张白纸上有一粒黑点,人们总是看到黑点,而看不到其它的白。人啊,总爱说人缺点,却看不到人的优点。结果要改题目了,《这里的空气不轻松》。有一位朋友总是叫人要成熟点,一直在那边装成熟。年轻人总是爱装成熟,如果有选择的话,成熟的人才不要那么早熟。

facebook上的人总是爱在那边写自己多么的伤心啊,多么的成熟,多么的难过。他们要的是得到别人注意,认同,重视。他们害怕被别人遗忘,所以不断地为自己‘宣传’。人是群体动物,所以怕别人忽视,他们需要观众,观众越多越好。为的就是要人们记住自己。有点可悲啊!人须要存在感,不然心就会空空的,我们都害怕寂寞,怕一个人。所以不断地想引起人的注意,搞一些无谓的动作。到最后只会惹人厌恶,一切都归咎于他们心中没有爱,因为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给过,他们不认识爱。

有些人长得不怎么可爱,可能从小父母就没那么的喜欢他们,在学校朋友可能就只有一两个。假如哪一天死去了,也可能没人会知道,没人会记得,没人会难过,就好像世界从来没有过这个人。想到这里心就抽了一下,人啊都是外貌协会的会员,都是以貌取人。爱一个可爱的人简单,但不可爱的却怎么也爱不下了。肤浅,人类就是肤浅的动物。

本来想写篇轻松的文章,结果弄到我心情低谷了。原来我的空气一点也不轻松,好吧,最后轻松一下吧。林凡,一位三十左右的女歌手。她的样貌跟她名字一样,不平凡,不轻松。也就是说不可爱,哈哈。但我却被她的歌声吸引了,几个月前,听到了她的一首歌,那一刻的我好像发现了宝藏一样,震荡了我脑袋。她的声音很轻爽,不做作,像是醇了很久很久的酒,开始时觉得清新,但后来才发现是那么地浓郁。是经历过沧桑的,可是还保持当初的纯真。这首歌就这样深深地印在我脑里,它叫做《这样爱你好可怕》。没有太多技巧,却有歌词里的那份执着,不甘。后来上网check她时,才发现原来她唱过了几首名曲,只能说她歌声辯识度有点低,哈哈。

心轻松,空气就轻松,生话也轻松。

我的名句,简单就是快乐。

創作者介紹

小兴兴

白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