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睡醒起来,就听到了她的声音。她的声音我已经听了二十年了,真是百听不厌。错,你们误会了,不是她的声音很好听,而是听到麻木了。没错,她就我这位天才的妈妈。虽然贵为天才的妈妈,但她却没有得到我的‘遗传’。她笨笨的,不过,还好她跟我生活了二十年,或多或少也让她变得聪明了,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好像用错了)。

 

“起床了喔,要睡到几点?”(充满着不爽的语气)聪明的我立刻就意识到情况不妙了,见风转陀,马上整理我的情绪,然后启动假笑系统3.0,选择最强的程式,三分微笑七分害怕式。之后缓缓地开着房门,用已经准备好的假笑面对她。果然,妈妈看着我这样的表情,情绪似乎也平复下来了。有时候真得不得不佩服我自己,虽然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可是用不同的方式,就会有不同的结果,而我选择了一个聪明人的方式。千万不要问我如何做到的?我只能告诉你,成功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没错,能变得如此得‘聪明’,我也经历过不少的‘风风波波’。

 

而这些‘风风波波’我也差不多忘了七七八八,因为本人是个不记仇的人(其实是善忘)。不过,这些‘风风波波’的罪毁祸首则是大人主义。何谓大人主义?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名词。这个词和大男人主义的意思差不多,不过还是有几个区别的。第一,大男人主义只限男生,但是大人主义却是给男女共用的,只要是大人就是了。第二,大男人主义的男生们,他们的霸道和自私是对任何人都一样的,包括家人、亲戚、朋友,甚至是他们的老板上司都会照样不误地对待。可是大人主义的大人们却只是对待小孩子和少年而已。这些大人们完全不懂得尊重我们(小孩和少年)。在大人主义的哲学里,大人永远都是对的,小孩永远都是错的。

 

举个例子吧,有时发生一些状况时,明明我们都有能力解决(无论事情是大是小),但这些迂回的大人,永远都不信任我们,然后他们会用着他们骄傲的神情去解决。但是问题是他们最后都无法把问题解决,这些大人就是标准的会讲不会做,只会做样子。事情发生的时候,就会抢着解决,可是又解决不了,然后就会把这个烂摊子丢给其他人。这些大人简直就是无可救药的腐儒(我真的是越写越气)。除此之外,这些大人还会一招狗眼看人低。他们持着比我们大几十岁,看到我们这些小孩子的时候,就摆出那种不可一世的臭样子(真是个狗屁)。他们总是自以为是,而却还有那先入为主的臭观念,一旦他们认定的事情就会永远地认为,就像他们认为我们没有能力一样。他们做任何的事情都不会信任和尊重我们。有时跟他们相处的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像个废物。

 

我本人认为他们这些大人只不过大我们几十岁而已,见识和经历比我们多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也不见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对到完,正所谓圣人千虑,必有一失,愚人千虑,必有一得。他们这些大人从来不会站在我们的角度去想,只会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没错,我们是小孩子,思想确实不够你们成熟,可是在一些事情上,我们还是有我们独特的见解,不完全错到完。但是他们却从来都不会去听。有时面对这些大人会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真霸道

 

这些风波其实我也完全忘记了,不过最近也发生了一件关于大人主义的事情。记得那时候,我妈妈叫我帮她扫地。孝顺的我当然接受了这份苦差。扫着扫着,突然有位好朋友约我去打球,我当然答应了。之后我把地给扫完,就出去打球了。打完球后回到家里,妈妈却用着稍重的语气问我为何没把地扫完就出去了。可是我有啊!我当然说我有把地扫完才出去打球,但是我可爱的母亲大人却用着更重的语气说我顶嘴。非常讲究道理的我当然是据理力争,跟她说清楚。我用着温和的语气再次跟她说明整件事的经过。听完后她似乎知道她刚才不分青红皂白地说我,她的脸色显得有点难堪。之后我当然要她承认她的错(我真的是一个很重视道理的人),但是事情却出乎意料。我可爱的妈妈死口不认,然后就说着一些令人费解的话,她说我吃盐多过你吃米(屁啦,即使吃大便多过我吃米又如何,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就要认)。之后的我已经知道再吵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所以就中止争论。

 

因此我真的很不明白这些大人为何不肯认错,这件事只不过是件小事情而已,而且也摆明是她的错。为何偏偏不认错呢?难道是为了无关重要的面子?不懂,我搞不懂,真的不明白这些大人是怎样想的。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情在以前就不断地发生。以前的我思想比较直,不会转弯,所以常常骂到头破血流。然后就慢慢的学乖了,也领悟了一些做人的大道理。所以最近的这几年变得聪明了,懂得在什么样的情况应该做什么样的事。但这不代表我失去了原则(讲究道理),我只是用了让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法去让对方把我的话听下去(这是非常难做到的事情,我也做不到)。

 

同样的问题,有千百种解决的方式,所以也有千百种不同的结果。而我们应该选择一个最聪明的方式去解决,把伤害减到最低。解决问题还是把事情变得更严重是我们可以掌握的。因此现在的我明白这道理之后,就选择了聪明的方式生存着,这样的方式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和谐更平静。不过,重点是凡事都不要太执着,要放得开。用不同的角度观看整件事,你将会发现事情原来可以那么的简单。聪明的人会把事情简单化,而不是复杂化。这点要永远地记得。

 

面对这些大人主义的大人时,我们也不可以经常顶撞他们,因为有时候这些大人讲的话也蛮有道理的(有时啦)。有道理的时候就应该要听。毕竟他们经验都远远的超越我们,走过的路也比我们多。所以小孩们都应该要尊师重道。最后要说句终身受用的话,有时老一辈的人真的做错的时候,要给他们一些面子,这样会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些。身为年轻一辈的我们要有礼让精神,面子这种东西是虚无的,给大人们的一些尊重,也显得我们是个有礼貌有家教的乖小孩。

 

 

創作者介紹

小兴兴

白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