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看完了一位好友的blog,突然之间燃烧起了我写blog的欲望。之后就打开我的blog,重新的看一次,才发现我已有一年多没写blog了。看完之后,感触很多,像是开启了记忆抽屉,一年前的种种经历在我脑中迅速闪起。这时的我才发现以前是多么的幼稚,那么的好笑。我几乎快要给我的blog笑死了(尤其是诗的部分)。但是我仍然为自己的幼稚感到骄傲,为自己的好笑而感到满足。也许这叫做对自己的认同吧。而我现在正式宣布   我归来了 。

现在的我和以前最大的改变,就是重新回到主的身边。这对我而言意义太过重大了,从此我生命中多了一个主,以后做每件事情,说每一句话,都要先思考一番。因为我要我的言行举止能荣耀我的上帝,我要过一个圣洁的生命。这些对我而言太难,太遥远了。但我会试着去改变我自己,让我的主领导我,让他纯净我灵,使我能听进主的话语。有时还真的不敢相信自己会有样纯洁的思想,或许我在改变中。

其实我想要感谢我的一位朋友,记得刚进大学,是她带我去教会的,要不是她,或许我还过着糜烂的生活。真的很感激她。而我觉得我至今最大的改变就是从一个理性的人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感性之人,这真的太了不起了。但是有时候却真的觉得自己很恶,看到自己写了酱多感性的话,自己都想吐。但我知道这改变是好的,所以就努力地去接受(还是接受不到)。

差不多经历了两个sem的大学生活,这段时间期中,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事情想讲,却不能讲,有更多的事情不想讲,所以我也不讲了,所以我就随便讲讲。首先看到自己以前的好朋友,一个一个地走向他们的理想世界,但是有一些走错了。他们现在的生活很糜烂,抽烟,喝酒,去clubbing。在clubbing里跳舞,喝酒,挑情,之后就去外面狂呕,但第二天又继续他们的clubbing生活。跟他们的交谈越来越话不投机了,他们逐渐地被KL这个花花世界给吞噬了。我和他们之间的思想差异越来越远了,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藏着利益关系。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我很害怕自己将来会变成像他们一样,怕自己定力不足,自制能力不强,然后变成一个标准的资本主义者。这就是我以前不想长大的原因。但现在不会有这种不安了,因为有主的带领,我一定不会迷失的。

在大学里发生了很多事,很多很无聊的事,也有一些另自己痛苦不已的事。但一切都过去了。自己身边的一些大学朋友,却还在面临着一些困境。不过有我在一定没问题的,因为我是一名很好的聆听者。只要把事情看得简单一点,一切就没事了。

重新回到主的身边,但我却依然每天犯罪,之后再向上帝赎罪。几乎每天重复着这样的程序,这样的我值不值得被上帝原谅,即使上帝原谅,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因为这样的自己不值得被原谅,没资格去赎罪。我惭愧自己所犯的错,我羞耻自己还重复地犯着,我怀疑自己值不值得被宽恕。难道肯承认自己所犯的错,然后去赎罪,就应该被宽恕吗?之后每天又继续地犯罪,然后又继续地赎罪。日复日啊。。。但是我找到答案了,那就是

【时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义人,世上实在没有。传道书7:20

基督徒并非从不犯错,而是他能在每次跌倒之后悔改并且再站起来,那是因为基督的生命在他里面不断进行修复的工作,并且【就某些程度而言】使他能够一再地效法基督甘心受死的精神。--------C.S.Lewis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克服的,深信着。

                                          

这是我有史以来写过最感性的一篇文章,看完之后鸡皮疙瘩都起了,完全跟我的风格不同。。。

 

 

 

 

創作者介紹

小兴兴

白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